中心动态更多...

寒竹老师与网友互动:对全球化催生的社会结构变化再探讨

笔者提出以上论述并不是说马克思的剩余价值学说和阶级分析学说有问题,而是说马克思主义的这些基本理论需要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毕竟,从马克思主义产生到今天,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世界已经发生巨大而深刻的变化。时代需要中国这样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肩负起...

共识论坛|寒竹:中国道路的历史基因

10月13日晚,香港尚道社会研究所所长,中国力研究中心主任寒竹先生莅临“共识论坛”,为广大师生开展了以“中国道路的历史基因”为主题的讲座。该讲座由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王建华教授主持。

博古睿奖:关于首届大奖得主查尔斯•泰勒的评委陈述

“泰勒此生的志业,正如同他的人生所向,是在不同的文化识别当中寻求相互理解和尊重。多元文化主义和思想被提出后立即成为经典辞藻、向我们传达了一条深远意义、不可或缺的社会讯息,‘认同不仅是一种礼貌而是人类需求的重要组成部分。’”

加拿大哲学家查尔斯•泰勒荣获首届博古睿奖

加拿大哲学家查尔斯·泰勒(Charles Taylor)摘取首届博古睿奖的桂冠。博古睿奖为年度奖项,由博古睿研究院颁出,奖金为一百万美元,旨在奖励对人类自我认识和进步做出卓越贡献的思想家。

时政更多...

李世默:全球主义的终结与世界新秩序的诞生

如果我们希望二十一世纪是个和平繁荣的世纪,那么中国应该与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共同开拓新的未来。虽然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竞争不可避免,但今天,中美的世界观出现了几乎前所未有的重叠,两国之间求大同存小异越来越可能。

“姓国姓私”平衡点 深化改革重要拼图浮现

从本届政府积极就“产权”展开布局来看,产权属性不明已经对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造成严重威胁。也因此,在“新常态”下,通过厘清产权,进而建立完善的产权保护机制,通过明确公、私有产权界限来落实结构性改革,最终达到释放市场潜能的目标。

斯蒂格利茨:美国经济需要从特朗普那里得到什么?

如果特朗普真的想帮助那些被遗忘的人,他必须超越过去的意识形态斗争。我刚才勾画的议程不仅是经济的:它是关于培育一个动态、开放、公正的社会,实现美国人最珍视的价值观的承诺。

《外交事务》:法国民粹主义领导人和法国的下一次革命?

本次推荐美国“外交事务”杂志2016年第11 12月号“民粹主义”专辑的文章,以促进我们对当前世界大变局的认识与研究。

财经更多...

李炜光:企业税费负担过重拖累经济增长

40%,或30%的税负对企业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死亡,或可以叫“死亡税率”。因为在我国,除新兴行业以及金融等领域外,大部分企业的利润率都不到10%,30%—40的税费负担足可以导致大多数东部沿海加工业企业处于困境之中,甚至亏损倒闭。其实这也是我国当前经济持...

张军:中国经济中长期增长 需警惕三大威胁

如果我们可以形成共识,我们就可以尽快的扫清那些我们讨论了很久的私人企业融资难、准入障碍高的问题。同样呢,对于我们未来的整个经济结构的转变的方式,也会产生巨大的影响。而不是把我们的一些劳动力推到低端的行业、没有生产率增长的部门。那这样的话,未来...

张五常: 批评中国很容易,但不能只是批评

批评中国很容易,但不能只是批评。中国政府当然是有做对的地方,比如县域竞争制度做得就很好。中国有自己的文化,跟世界其他地方是不一样的,不要什么都抄外国的。

郑永年:中国经济转型及其风险

没有任何理由对迄今为止的结构性调整的进展抱轻松态度。实际上,结构转型仍然面临严峻的挑战。不仅如此,另一些方面的结构转型,可能是人们不想看到的,正在对中国的经济形态构成更为严峻的挑战。

社会更多...

土地财政:历史、逻辑与抉择

好的“学术”,不在于告诉人们众所周知的“常识”,而在于能解释众所不解的“反常”。“土地财政”之所以抗风而立,批而不倒,就在于有着不为学术界所知的内在逻辑。本文试图以“信用”为主线,重新评价“土地财政”的功过,思考完全抛弃“土地财政”可能带来风...

王建华:政治领域的“游击战”与红色民主的建构

为赢得生存空间,中共倡导的“三三制”选举,也充分展示了制度的灵活性。可以看出,当选举内化为战斗的“武器”时,不同时期的选举必然呈现差异性特点,表现为制度成长的非连续性、突变与碎片化,成为施米特“游击队理论”的政治诠释。

宋怡明:中国智库不能一味阐释决策 而毫无批评

如果智库只能支持阐述决策,那就会逐渐演变为宣传工具,这就会导致两个问题,第一是中国现在已经有一整套的宣传系统,智库再扮演宣传工具的角色,那会造成资源和人才的大量浪费;第二是智库这么做的话,吸引到的只能是那些擅长做宣传的人,而不是研究能力强的人...

李中清:150年来中国的精英出自什么样的家庭?

与西方社会精英长期固化,难以转变不同,作为社会精英的主体,中国的教育精英长期以来一直处于转变中,这是中国社会的一个重要特点。无论如何,对于中国未来的发展,首先要认识自己的特点,在此前提下才能正确理解其他社会的经验与教训,从而找到符合自己发展和...

文化更多...

王建华:政治领域的“游击战”与红色民主的建构

为赢得生存空间,中共倡导的“三三制”选举,也充分展示了制度的灵活性。可以看出,当选举内化为战斗的“武器”时,不同时期的选举必然呈现差异性特点,表现为制度成长的非连续性、突变与碎片化,成为施米特“游击队理论”的政治诠释。

林泉忠:“香港共同体”的型塑

针对方兴未艾的香港“新本土主义”现象,研究民族与认同的学者要处理的两大问题是:一、如何解释这波新现象的出现,其特征为何?二、该现象的历史脉络为何?

【会议述评】丁建新:跨学科·后现代·文化转向

这次会议中出现了大量带有国家主义色彩的研究论文, 如中国力研究中心寒竹先生的《观念的构建与社会变革》、北京师范大学苗兴伟教授的《未来的话语:中国梦的话语构建》、 天津外国语大学张蕾教授的《中国梦话语的国家身份构建功能》、香港理工大学吴东英教授...

刘擎:重建全球想象——从“天下”理想走向新世界主义

可以想见,作为中国思想传统的天下观念,如果不能彰显为当今中国人自己的生机勃勃的“活的传统”,那么无论“在义理上”对它赋予多么理想化的哲学阐释,它对外部世界的吸引力和感召力是大可置疑的,对于重建未来世界秩序的作用和意义也将相当渺茫。

思潮更多...

李小云:关于中国政治社会生态的主义之争

民粹主义在过去十多年中对于中国民生的改善多有建树,对于建构社会的公平正义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但同时也极大地削弱了发展主义,也对国家主义构成了挑战,并继而成为了中国政治社会经济生态系统的不稳定因素。

魏南枝:全球性反精英浪潮开始了?

在这混乱的世界里,多个国家各种形式的造反都或隐或现一个诉求,那就是“反精英”。今天,“左-右”、“自由-保守”的分裂越来越被“大众-精英”、“经济民族主义-经济全球化”的对立所替代、成为超越左右的政治分野标准,这是否意味着一场反精英的全球性浪潮的...

张飞岸:美国比较政治学具有国家性

一些中国政治学学者对美国政治学国家性认知的不敏感,本质上源于对美国学者建构的学术范式缺乏反思,无法意识到美国政治学的国家性是如何嵌入学术研究之中的。

唐士其:被嵌入的民主

与古代希腊曾经出现过的民主制不同,当代西方国家的民主制度是在自由主义这一更为基础的政治框架之内逐步发展起来的,或者说,是一种被嵌入到后者之内的民主制。这意味着对西方国家的整个政治系统而言,它只是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而非全部,而且从根本上受到自由...

Berggruen Institute更多...

博古睿奖:思想改变世界

博古睿奖为年度奖项,由博古睿研究院颁出,旨在奖励对塑造人类自我认识和推动人类进步产生了广泛影响的思想家。大奖得主由独立的评选委员会选出。首届博古睿奖得主是加拿大麦吉尔大学荣誉教授查尔斯•泰勒(Charles Taylor)。

加拿大哲学家查尔斯•泰勒荣获首届博古睿奖

加拿大哲学家查尔斯·泰勒(Charles Taylor)摘取首届博古睿奖的桂冠。博古睿奖为年度奖项,由博古睿研究院颁出,奖金为一百万美元,旨在奖励对人类自我认识和进步做出卓越贡献的思想家。

博古睿奖:关于首届大奖得主查尔斯•泰勒的评委陈述

评委宾夕法尼亚大学校长艾米·古特曼(Amy Gutmann)点评:“泰勒此生的志业,正如同他的人生所向,是在不同的文化识别当中寻求相互理解和尊重。多元文化主义和思想被提出后立即成为经典辞藻、向我们传达了一条深远意义、不可或缺的社会讯息,‘认同不仅是一种...

博古睿:我为什么要给哲学家设一个“诺贝尔奖”

当今时代,新科技和经济全球化对人类生活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影响。因此,我们更迫切地需要回答一些根本问题,例如在科技的挑战下,如何重新定义人类以及在全球化媒体和金融的影响下,如何重新审视社区和国家的界限。

书评更多...

中国社会的隐秘密码

宗族是怎样形成的?族人之间真是“人人平等,手足情深”的吗?在政治和经济制度剧烈变迁的当代社会,已经遭受重创的宗族制度为何反而得到复兴和强化?它又将走向何方?鲁比·沃森博士通过对香港新界厦村的邓氏宗族的深入考察,在《兄弟并不平等:华南的阶级和亲...

《人民币的崛起:全球货币新体系的兴起》

《人民币的崛起》主要分析人民币国际化的动力、进展和未来可能的轨迹。同时,本报告也致力于探讨我们所正在目睹的人民币时代的曙光,及其对于全球金融体系、国际商务活动以及金融服务业和制造业的潜在意义。毫无疑问,我们认为人民币崛起所带来的机遇远远大于威胁。

张飞岸:被自由消解的民主—民主化的现实困境与理论反思

本书回答了另一个至关重要的命题:为什么在一个号称民主终结历史的时代,民主的扩展与不平等的加剧会同时发生?本书指出,民主与平等的脱离是民主自由化的结果,而民主自由化则是资本精英重构民主、反制民主的结果。何谓民主自由化?

文化领导权真的在贵族手中吗?|《中产阶级的孩子们》

中产阶级的孩子最难以忍受的不是贵族文化的某些具体内容,而是作为贵族文化核心的等级制。贵族文化总是认为自己的文化是高雅的,其他的文化都是粗俗的。虽然很多中产阶级的孩子都在努力改造自己,把自己改造得符合贵族文化的标准,但也有一些孩子拒绝改造,并发...